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荣誉资质
走近巨匠 茅以升 视“钱塘江大桥工程档案”为“老朋友”
发布时间:2022-02-28        

  1933年3月,当时正在天津北洋工学院任教的茅以升,忽然接到来自杭州的一个电报和一封长函,要他立即赶往杭州,商谈筹建钱塘江大桥的事项。手捧信函,茅以升非常兴奋。来信来电的是浙赣铁路局的局长杜镇远,他曾是茅以升的同学。向学校请假后,茅以升一袭风衣,一顶礼帽,一个长方形皮箱,风尘仆仆地回到杭州。8月,在浙江建设厅的一个小房间,“钱塘江桥工委员会”成立,茅以升出任主任委员;次年正式成立钱塘江桥工程处,茅以升为处长。1934年11月11日,钱塘江大桥开工典礼举行。1937年9月26日,历经了925天夜以继日的紧张施工,耗资160万美元的现代化大桥钱塘江大桥正式建成。仅存89天后,1937年12月23日下午5点,眼看日寇的铁蹄即将过桥,茅以升亲手点燃了预埋在14号桥墩的炸药。随着一声巨响,这条1453米的卧江长龙被六处截断。直到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,茅以升终于接到复桥的命令。此后7年,经多次修复,钱塘江大桥于1953年6月再次通车,此时距离动议建设钱塘江大桥,已经过去了整整20年。

  钱塘江大桥是中国人自行设计和建造的第一座公铁两用桥,堪称中国近代桥梁史上的里程碑。2006年,钱塘江大桥被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“现代工业遗存名录”。此前的2002年,现珍藏于浙江省档案馆的全套“钱塘江大桥工程档案”,入选第一批“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”。这是国家级最优档案文献遗产,全国首批入选的只有48件(组),件件都属无价之宝。

  茅以升主持筹划和修建钱塘江大桥时,就非常重视设立和保存工程档案。当时国民政府铁道部委派李文骥等4名工程技术人员协助茅以升建桥,受茅以升委派,毕业于京师大学堂工科土木系的李文骥除参与工程设计、施工任务外,还承担了建桥全过程的拍摄照片和电影任务,共留下了5000多张照片底版和2500多米电影资料。这些底版完整记录了钱塘江大桥开工至通车为止的所有重要场景。1937年10月下旬,钱塘江桥工处接到炸桥和南撤命令后,茅以升把建桥资料装入18只藤箱,暂交家住南岸的桥工处职员来者佛保管,炸桥那天才装上军车运往大后方,才使这批珍贵档案免遭战火。解放后,茅以升非常重视这批工程档案的收藏。

  “这套公物计十四箱,包括各种图表、文卷、电影片、相片、刊物等,都是大桥最重要的资料(这套电影片长约二千五百公尺,纪录了所有特殊工程的全部施工细节;拍摄时,现场成了摄影场,工人变成演员,而我和一位工程师就充当了导演。这是一部比较完整的工程教育影片)。这十四箱资料,我从杭州带到平越(今贵州福泉),饱经风霜,遭遇到多次敌机空袭,但幸而保存得完整无缺。后来我往贵阳、重庆,又回到杭州,它们都一直跟着我。”茅以升说,“过去我为人民修建了钱塘江大桥,现在我又把大桥的全部资料献给国家,这才能说真正完成了国家和人民交给我的历史任务。”

  1975年9月,茅以升带着一个坚定的意愿来到杭州:要将钱塘江桥核心工程技术档案带回大桥所在地!不久后,这批在茅以升身边四十余载的档案,千里迢迢从北京被护送回杭州故里。茅以升请浙江省交通厅转交浙江省档案馆,同时附上一封亲笔信,真挚地表达了捐赠意愿:“钱塘江桥为浙江及各省劳动人民的一项巨大成就,我曾参与工程,始终其事,藏有当年设计施工的第一手资料,整理为三卷:(1)工程报告,(2)专刊、汇稿,(3)工程摄影。兹特赠送你馆,以供参阅……”

  但这批珍档曾有过一次小插曲。1978年9月,上海铁路局提出把档案转交给他们保管,浙江省档案馆照办了。1980年浙江省交通厅转来茅以升的意见,告之这批档案存放于上海铁路局不妥。浙江省档案馆立即从上海取回档案。得知这一情况后,茅以升遂于1980年9月17日写信给浙江省档案馆说,钱塘江大桥档案“仍由你馆保管,正是我的愿望,甚为欣慰”。茅以升在信中说,此档案早在1937上海铁路局已经收到过一份,浙江档案馆保存的是重复的一份。

  在杭州工务段对大桥历次修缮中,这些工程档案帮助解决了诸多施工难题,也为后来建立钱塘江大桥纪念馆提供了许多宝贵资料。这批档案除茅老捐赠之外,又陆续收到了茅以升的女儿茅玉麟、曾参与钱塘江桥建设的李文骥工程师的女儿李希等捐赠的档案。还包括当年浙江省政府、建设厅等单位保存的有关筹建大桥的各种档案。杭州工务段所属钱塘江大桥纪念馆工作人员也积极努力,向散布于海内外的建桥者后代征集到了许多珍贵图片和资料,使《茅以升与钱塘江桥工程档案》得到了极大的丰富。浙江省档案馆将钱塘江大桥工程档案视为镇馆之宝,存放于珍品特藏库房,采取现代化措施加以保护,并以缩微和数字影像代替原件,提供给社会使用。

  作为亲历者茅以升撰写了一系列与钱塘江桥工程相关的科普著作:《钱墉江桥工程记》《抗战以来的钱塘江大桥》《钱塘江大桥概述》《钱塘江桥》《钱塘回忆——建桥、炸桥、修桥》等等。声像档案主要有纪录片《钱塘江大桥工程》《科学历程·茅以升》《科学历程·桥》《茅以升和钱塘江大桥》等等。茅以升始终关心和深爱着这批档案,深爱钱塘江大桥,深爱托起这座大桥的浙江大地。1985年5月23日,已90岁高龄,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国档案学会顾问的茅以升,特意视察了浙江省档案馆,最后一次看望了珍藏于此的这批“老朋友”。

  1987年,是茅以升最后一次登上钱塘江大桥。据茅玉麟回忆:“那时父亲已经90多岁了,眼睛不好,只能看到很近的东西,而且只能看到影子,所以他一直抚摸着钱塘江大桥的栏杆,没有话,只看着远方。我想他心里肯定是非常激动的,或许他知道这将是自己最后一次登上钱塘江大桥,心情应该是很复杂的。”两年后,茅以升逝世,享年94岁。

  茅以升之女茅玉麟在《百年巨匠·建筑篇》开机仪式现场致辞并接受央视记者采访

  茅以升之女茅玉麟与建设部原总工程师、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外籍院士许溶烈,巨匠学生代表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、杨廷宝与梁思成学生黎志涛在开机现场

  茅以升之女茅玉麟与《百年巨匠》出品人、总策划杨京岛,中国建设劳动学会会长鞠洪芬合影